欧洲杯网—抢手的小说引荐渠道!

你的方位: 主页 > 小说库 > 仙侠 >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
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主角且歌容忌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

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二堂姐

主角:且歌容忌
主角是且歌容忌的书名叫《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二堂姐倾慕创造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,内容首要叙述:【1V1双洁甜甜甜宠文,美男很多,虐渣撕白莲】且歌,当了14年不辨男女的小道士,才被奉告是女儿身。天分异能,织网造梦!呼风唤雨,命犯桃花!偷看绝世美男,顺手救他一命,美男非要以身相许!六道轮回,为人为妖,怎样嫁的都是同个人?他,清楚是杀伐决断的仙境神殿,却因她变成炫妻狂魔…【风闻六界榜首佳人且歌,温顺贤能软萌可欺?】神殿:什么温顺贤能?她清楚是个狂妄自大,脾气臭......
状况:连载中 时刻:2020-01-05 13:36:54
在线阅览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览

  • 章节预览
  • 章节目录

我叫且歌,不知来处。

师父说捡到我那天,下了很大很大的雨,把通往离山的道都给淹了。万千大众颠沛流离,还有的,直接就死在这场百年难遇的劫难中,非常惨痛。

在那极端不幸的一天,我大约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!硬是在一片飘摇中,被劲风送上了离山,不偏不倚挂在师父门前的梧桐树梢上。

别看师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修道之人,人称了尘大师。其实,他也是个心如铁石的。

师父说,最初捡我,仅仅怕我压坏了他的宝物梧桐树。没把我扔了,也满是由于那么多师兄看着,怕坏了他的清誉,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。

师父不只心如铁石,还甚是迷信。离山半山腰有一处仙泉,终年云雾旋绕。师兄们经常结伴去仙泉洗澡,听说那儿的泉流对修行大有裨益。但是,师父从不让我去,一是怕我淹死,再便是怕我天煞孤星的命格,污了仙泉圣水。什么天煞孤星!我是一点儿也不信的。

师父不只迷信,还甚是偏疼。我师兄们的姓名都是云字起意,涵义提前踏上浮云之巅,得道成仙。比方我大师兄云琛,二师兄云阙,三师兄云轻,四师兄云巅,五师兄云破,六师兄云灭。

而我,师父第七个徒儿,灵巧明理,长得白白净净,非常讨喜,却偏偏不得师父待见。我十四岁授名时,师傅只瞥眼看了我一眼,“你就叫且慢吧!”

“啊?师父你莫不是脑壳疼,想不出好名了!”我忽地跳跃动身,朝着莲花底座上正襟危坐的师傅叫嚣道,甚是不服。

“你性质急,师父叫你且慢,无非是想让你凡事三思而后行,慎重方得满意,你可知师傅的良苦用心?”师傅捋着半寸长的胡须,眼睛微眯,似是还未睡醒。

“不知不知,小七一点也不想知!”我怒冲冲地冲了出去,也不慌拾掇行李,孤身一人,带着大师兄赠予我的青云剑,生平榜首次出了离境。

没走到半山腰,肚子饿得紧。嘴里嘟囔着六师兄也不快点来找我,害我回也不得,走又不知走向何处。究竟,究竟我才十四岁,又没出过离山,哪怕是半山腰,师父都不曾让我来过,又怎样识得路。

暮色渐沉,我永久也忘不了那日灰蓝色的天,一抹血红的斜阳轻倚层云边,美丽地晃眼。

我深思着,寻亮处走遇上野兽山魈的几率大约会低些。不知过了多久,天又黑了一层,我脸上的阴霾也益发深重。好在,在天完全暗下来前,我竟误打误撞,来到了云雾旋绕的仙泉边。真真是天助我也!此处仙泉,师兄们每日都来,我要是在此候着,不只不会走失,还能让师兄们“可巧”找回,一来不失了体面,二来也是找了个台阶,以免自己真变成颠沛流离的孤儿。

仙泉的水真甜!我甩去了被山泥爬满的衣物,坐在泉边捧着清水大口大口地喝着。走了大半日又渴又饿,仙泉虽不解饿,解渴尚佳。

忽而,水波荡漾,在一片雾气中,竟站起了一个头发如乌鸦茸毛般黑漆漆,身体非常健康的道友。

他漆黑的眼定定地看着我,我也怔怔地望着他。看他的姿态,不过十八九岁,身上的肌肉线条非常健硕,与我有着很大的差异。

“哪里来的村妇,竟如此不知羞耻!”遽然,他较为愤慨地吼着。

我甚是不解,忙不迭问到,“道友莫要疑心,离山上除了飞鸟走兽,只要咱们离境中人,满是修道之人,何来的村妇?”

“你是离境的小道士?了尘大师莫不是老糊涂了,都没教你男女有别,让你一个女娃娃衣衫不整地在荒山野岭瞎跑!”他转过身去,背对着我,伸出一只骨节清楚非常美观的手,朝着我岸边的衣物一挥,衣物便有条有理地套在我身上。

听他口中的男女有别,我彻悟。这世上的人,本来和动物相同,也分男女!难怪这一两年我都没怎样长高,而师兄们身形仍旧骨血均匀,这大约便是道友口中的男女有别?

“那这位道友,可否跟我再讲讲何为男女有别呢?素常师父并未教我这么许多,我脑子还犯着诨,有劳道友点拨一二了!”我见他站在泉中毫无动静,便绕到他身前,预备缠着他,聊会天打发时刻。

这不看还好,一看但是把我吓坏了!他口角不断地往外渗血,眼眸半阖,非常衰弱的姿态。我急忙用双手架着他的臂膀,牟足了劲将他往岸边拖去。

岸边的雾气小些,我才有时机将他看得清清楚楚。脸上的线条很硬,透着股英气,让我遽然想起六师兄跟我说的那些故事里,天神的姿态。

本来,我的身体和他的身体有这么大的差异呢!

等我乱成一团的思绪稍稍有点条理,才留意到他腰腹间一寸有余的创伤。

创伤很深,还往外淌着血。我真怕血流太多,他会因而死掉。忙不迭地抓了把泉边泥,往他创伤按去。离山究竟是圣地,不止飞鸟走兽带着灵气,连泥土也能成为不错的药引,这回止住血该是好了吧!

可不多时,那令人惧怕的血又开端突破防地,不断地往外淌着血来,将我的十指染得又红又腥。我无法,只好解下了束发带往他腰身上紧紧缠着,再将仙泉之水不断地洒向他。要不是怕他昏迷着在仙泉里淹死,我也不必如此一捧一捧泉流洒在他创伤这样折腾了两个时辰。

等他悠悠转醒,我已累得说不出话,四仰八叉躺在他边上,四目相对。他的眼里满是困惑,我的眼里满是星星,没错,折腾了这么久我是累眼冒金星了!

“多谢。”他沉吟了半晌,总算蹦出了两个不冷不淡的字,嘴上说着谢,并未见有多诚实。

我天然不能和一个不识礼数的人计较,摆摆手道,“算了算了,你只消记住我这份恩惠,改日涌泉相报即可。”

他遽然剧烈咳嗽起来,隐忍着笑意,“那敢问道友道号,改日回报该去何处寻你?”

一说到道号,我就非常不高兴,嘟着嘴道,“我师父非常地偏疼,莫说道号,连个姓名都不乐意给我一个正派的。今儿个授名,竟胡乱给我起了个且慢的诨名,把我气得不轻。”

“呵,且慢……了尘大师是随意了些”,他浅笑,嘴边绽开了一个不易发觉的梨涡,摄人心魄,我眼都看直了。我六个师兄长得也算是玉树临风,但直到看到他妖孽一笑,我才知我见过的人仍是太少。

“你笑起来真美观,如盛开在通往阴间之路的彼岸花,美得美丽,还藏着微弱的毒性。”我由衷夸到,他还真真是我见过的最美观的一个人,无关性别。

他轻咳了一声,不自在地别过了头,耳朵微红。浅浅的,类似于桃花瓣相同粉粉的色泽,煞是心爱。

沉吟了半晌,他忽而又转过了头,那双黑眸轻飘飘地扫了我一眼,冷声道,“那你叫且歌怎么?且行且歌,莫失莫忘。”

“且歌…甚好,甚好!”得了一个洒脱诗意的名儿,我心里偷乐儿,看他,也顺眼了几分,“那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号呢?”

“容忌。”

“这个姓名却是似曾听过,很是了解!却也记不得何处听过。”我歪着头看着他,“容忌道友此番来到离山,便是离境的客人。待你伤势好些,我就带你去会会我那偏疼的师父吧?”

容忌轻轻点头,似不肯同我持续闲谈。看在他伤势颇重的份上,我就不同他计较了。我强忍着辘辘饥肠,一骨碌从他边上坐起,持着青云剑,往仙泉西边走去。刚才我见有二三飞鸟掠过,想必西边是有鸟栖之树的,待我前去看看,也许还能摘得几个野果。

枉我在离山待了足足一十四载,这儿的地势却是半点不识!师父总说我十四岁时,有个生死劫,从不让我下山。我只当师父道行尚浅,算得禁绝。

越往西走,越是幽静。刚才那几只飞鸟也了无踪影,我性质虽野,但胆子不大,惧黑惧静。看到前面黑漆漆的一片密林,心里打起了退堂鼓。仍是回去吧,万一有凶狠野兽,被吃干抹净了多惋惜!

下定决心要往回走后,我却是懈怠了不少,紧握着剑柄盗汗涔涔的手,也稍稍有了些温度。可一回身,就撞见了一个浑身黑漆漆的人,我吓得一激灵,破声大叫道,“鬼魅大神饶命!我皮糙肉厚不好吃,不好吃!”

“是我…容忌。”

我半眯着眼,深怕山魈变了嗓子来诓骗我。好在真的是他!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,扔了青云剑,整个人往他身上跳去,“容忌道友,幸好是你呀!此处半点儿没有离山该有的仙气,可怖得紧!”

容忌闷哼了声,喘息粗重,“莽莽撞撞的,我创伤怕是又给你撞裂了。”

我回过神来,小心谨慎地站定,看着他腰间玄色的衣料,被血又加深了色泽,愧疚不已,“容忌道友,我原想去找点吃食,不成想,被这密林吓破了胆…”

小说《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》 榜首章 捡一美男 试读完毕。

    1. 奇幻小说

      欧洲杯网奇幻专题频道为您引荐最美观的奇幻小说大全,打造奇幻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便利的进行奇幻小说免费阅览。看奇幻小说,就上欧洲杯网。

    1. 梦想小说

      欧洲杯网梦想专题频道为您引荐最美观的梦想小说大全,打造梦想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便利的进行梦想小说免费阅览。看梦想小说,就上欧洲杯网。

    1. 搞笑小说

      欧洲杯网搞笑专题频道为您引荐最美观的搞笑小说大全,打造搞笑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便利的进行搞笑小说免费阅览。看搞笑小说,就上欧洲杯网。

    1. 欢喜冤家小说

      欧洲杯网欢喜冤家专题频道为您引荐最美观的欢喜冤家小说大全,打造欢喜冤家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便利的进行欢喜冤家小说免费阅览。看欢喜冤家小说,就上欧洲杯网。

    书友点评

    修改引荐

    抢手小说